汉责文化sp惩戒室视频 猴哥影院免费

 时间:2022-04-19 09:55:07
      “沈念你的意思是你也觉得我是靠着你上位的吗?别人不知道我背后的心酸也算了,连你都要和外人一样来质疑我吗?”

        她语气中带上来一丝更咽,颤抖着扶住旁边的桌子才站稳,沈念的态度让她觉得万般的陌生,她此时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样的发问,才能让沈念恢复到三年前满心都是她的样子。

        电话那头的秦柔语气中的颤抖没有逃过沈念的耳朵,他暗自叹了一口气,额头青筋也是跳了起来,即使是秦柔一再地利用自己,伤害了江茴,但他还是不能完全的对她的难过视而不见,这可能就是这么多年遗留下来的习惯。

        他语气也是有些缓和下来,但仍然是强硬着开口,“你有没有靠着我上位你自己心里清楚,小柔,我被你耍的团团转,为你神魂颠倒,不惜违背老爷子的意思,都要带你回沈家,想让你成为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但我沈念也不是傻子。你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把手伸到了江茴身上,她只是一个局外人,你把她逼到几乎家破人亡还没有丝毫悔意。”

    “江茴,江茴,江茴!”秦柔顺手捞起桌子上的花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脚背被玻璃碎渣划破了也丝毫不在意,沈念的一句话中每句都带着这个贱人的名字,让她更无法维持平时的冷静和优雅。

        “你口口声声都是江茴,我呢?我秦柔被你摆在哪里?还是你觉得我把你仅仅当作一棋子没有丝毫的感情?你只看到你看到的,我呢?如果不是她把林薇薇带到我的面前,一再地让我在大众面前丢脸!如果不是你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她!如果不是连你死去的爷爷都把她当作亲闺女,看都不看我一眼!”

        这些话已经在秦柔心里压了太久太久,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被沈念捧在手心一直就固执的认为沈念会一直爱她,偏偏那个沈宅里养的灰头土脑的鹌鹑霸占了她在沈念心里的所有位置,她这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接受一向眼睛里只有自己的沈念,温柔分给了另外一个人?

        她不甘心,她不甘心江茴只是在沈念身边陪了两年,就一脚把她踹下了神坛,也不甘心就这么认输!才一步步兵走险路,以最决绝的做法逼迫江茴和沈念的合同提前结束。

        “小柔,你的胜负欲太重了。”沈念有些疲惫的听着秦柔的怒吼,缓缓开口。

        “你问问你自己,你到底是爱我还是只是不甘心我作为你的垫底,也会喜欢上别的女人?江茴从头到尾都只想尽快的完成合约,早点挣脱我们这奇怪的三角关系,是你一步步因为内心的不甘和隐瞒,才把江茴逼到现在对你步步小心的地步。你爱过谁吗?你没有,你永远眼睛里都是看着自己的利益,你享受的是男人的目光永远追随着你。”

        他不是没有对秦柔好过,不是没有把秦柔捧在手心里,但一次次的欺骗和手段,已经让自己失去了对她的感觉。

        “秦柔,我仍然愿意把你当作是我的挚友,也仍然在你被人指责的时候为你压下所有报道,但我们都变了,你在踏上模特的第一天开始,就已经不是我心里那个秦柔了,而我自己。”他自嘲的笑了一声,“也是因为盲目,伤害了最无辜的江茴,所以到此为止吧,我们俩这种畸形的关系也应该在今天有个了断了,如果我不是沈氏集团的沈念,我在你心里也不过就是那种懒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屌丝罢了。”

        秦柔呆站在原地听着沈念的话,那句到此为止就好像一记耳光狠狠的扇在她的脸上,她张了张嘴想要为自己辩解两句,嗓子却被人狠狠掐住一样发不出声音。

        “不是的,我爱过你的,沈念。”

        此刻却只能结结巴巴的说出这么一句干瘪瘪的话。

        我在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就对你一见钟情,所以才会为你出来作证,让你不用赔偿那70万。

        我踏上了模特道路的第一天,就是想要和你并肩,有资格有底气的站在你的父亲面前。

        “好了,小柔,有空再联系吧,我现在很累。”

        只剩下电话挂断的嘟嘟声还在冰冷的房间里回荡,秦柔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样瘫坐在原地,久久的回不过神来。

那边的沈念焦头烂额的处理着网络上的舆论,这边的江茴才刚刚睁眼。

        回国之后一直连轴转,今天可算是睡到自然醒,她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却被工作群里的无数消息刷了屏。

        这些人和自己一样不用上班的吗?这么能聊天,她半眯着眼点开了工作群那999加的消息。

        “看微博没,沈老板昨天在咱们楼底下打了人被扒上热搜了。”

        “我草,你才看见啊,我凌晨四点起来上洗手间的时候就看见了,那时候战况才叫一个激烈,自从沈氏发了那个追责声明之后,好多帖子早就自己灰溜溜的删了。”

        “呸,我觉得沈老板够男人,你们没听见那个猥琐男骂人的样子,还侮辱沈老板的女伴,这换做谁谁受得了?”

        打人,hoshi楼下,猥琐男。

        江茴刚刚还残存的睡意被这几个词炸的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不就是昨天沈念和自己在楼下发生的事情吗?

        不会吧,她不会又被沈念拍到同框了吧?

        还在热烈讨论的群里又更新了一条,“快去看微博,沈老板发澄清视频了!”

        她一下子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打开微博,点开了沈氏刚刚发出的澄清视频。

 

        应该是沈念的行车记录仪,从男人开始辱骂到沈念动手之间被拍的清清楚楚,有理有据的还配上了沈念的声明。

        “本人与朱先生因为个人原因发生口角,在hoshi公司楼下发生了肢体冲突,双方都是情绪有些上头,但在当天已经私下作了和解,不想被有心人剪辑过度,再配上颇具引导性的话语扰乱大众视线,损害公司的名誉,我首先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对于自己的冲动行为给大众带来不良示范道歉,再来问本人将保留追责的权利,如若再恶意剪辑请水军无端捏造,我方将追究到底。”

        江茴一字一句地看着这篇不算长的话,沈念从来都是不会对这种事情正面做回应的人,更别说这种带有目的性的污蔑了。

        不过那视频里连自己的一丝一毫都没有露出,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从沈念的第一拳头下去她就已经发出尖叫声了……

        一个有些荒唐的念头从她心头升起,不会沈念是怕有心人在网络上曝出自己的照片,所以先下手为强主动发现剪辑过的视频,还出声明吧?

        这个念头只在江茴心头停留了一秒就被她推翻,她是在做什么晴天大白梦?沈念怎么可能会因为自己做到这个地步,太荒唐了。

        似乎是为要验证她的想法,此时微博推送了一则新的通知──《知名模特秦柔为男友发声》

        她有些犹豫的点了进去,秦柔的话语却不像沈念的那么长篇大论,只是简单的两句话;“昨天沈念来接我下班,该男子一再的侮辱我,作为男人沈念无法忍受才动手,目前双方已达成和解,希望大众不要被有心人扰乱视线,多关注作品,谢谢。”

        这是什么操作?江茴一时之间不知道秦柔这一出是为了哪样,昨天明明是她和沈念在楼下和别人起了冲突,她这时候蹦出来把事情揽到自己身上?

        这不是秦柔的作风啊,怎么睡了一觉起来,整个世界都变得这么离谱。

        江茴呆呆的坐在床上拿着手机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是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沈念,还是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不关心。

        门铃这时候却突兀的响了起来,除了住在对门的沈念还有谁这么一大早就过来敲门,江茴没好气的拉开了门,门外站着的却是好久不见的沈姨。

        “沈姨,你怎么来了。”

        沈姨一手拎着打包盒,一手提溜着保温瓶,满眼都是笑意看着眼前似乎是还没睡醒的江茴。

        “少爷今天说有事情要处理,来不及给您买早餐了,这不是吩咐我让我做好吃的,给您送过来。”

        沈念昨天好像是提过这么一嘴关于早餐的事情,不过她当时满脑子还沉浸在那个吻,早餐的事早就被她忘在了脑后。

        “快进来吧,沈姨。”

        “行勒。”

        一碗温热的鲜虾粥,白灼西兰花,酱油清虾,肠粉,小菜,再配上沈姨最拿手的小笼包,还有一碗滚烫的鸡汤,满满当当的摆了一桌,让这冰冷的小屋里有了些烟火气。

        “沈姨,怎么做了这么多啊。”

        江茴咬着筷子,一时对着这么多菜,不知道该如何下口,明明就是个早餐,却硬生生搞出了午餐的架势。

  “少爷只吩咐了我多做点你喜欢吃的,我就琢磨着你以前爱吃我做的几道菜,就都给你做出来了。”沈姨丝毫不嫌麻烦的拿起了江茴家的拖把,就要收拾这凌乱的房间。

        “别别别,沈姨,我自己做就行了。”江茴嘴里叼着一只小笼包见沈姨的动作,立马站起来阻止,她可不是什么大小姐,之前沈姨就对她特别照顾,当作亲闺女一样偷偷的帮自己干活,这会儿她更不好意思让沈姨再帮自己的忙了。

        “你快坐下安心吃饭吧,沈姨都几年没见你了,这会儿能帮你做点事我心里也开心,你那时候啊走的太快了,我看你几天没回来去问管家才知道你已经出国了。”

        沈姨语气中有点遗憾,江茴是她一路看着过来的,自从她走后,少爷就像丢了魂一样,性子也变了,成天回来缩在她以前的那个小房间里也不知道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