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幸宫女 女人被爽到呻吟的视频动态图

 时间:2022-05-24 14:12:33
 其它合作方都是男性,只有她们律所是两位女孩,所以很快就成为现场的焦点。

    “小舒律师,小佳律师,不容易啊,年纪轻轻就能独挡一面。”

    食匠的王总夸赞。

    舒听澜微笑回应。这时,坐在她对面的一个中年男人朝她笑了笑,开口道

    “听澜,不记得你涛叔叔了?”

    涛叔叔?

    舒听澜不由又认真看了对方一眼,只觉得熟悉,渐而感到心慌,麻乱,这就是她多年不回栖宁的原因,因为难免要遇到认识的人。 

舒听澜没回话,一旁的嘉佳倒是极开心地道

    “涛总认识我们舒律师?”

    “我看着你们舒律师长大的,我以前是她父亲的下属,不过从她父亲去世后,很多年没见了。”

    “那你们好有缘分啊。听澜,你该敬涛总一杯。”嘉佳开心地说着,似完全忘记了舒听澜平日是滴酒不沾的。

    场上的人听到他们还有这样的缘分,都表示惊喜,开始劝她敬涛总一杯。

    往事浮上来,她内心已摇摇欲坠,但毕竟是在工作场合,她强忍着不适,落落大方地端起酒杯

    “涛总,最近几天多有打扰,我敬您一杯。”

    辛辣的酒顺着嗓子烧到胃,对面的涛总只是意思意思地轻抿了一口,悠悠然道

    “听澜随了父亲,好酒量。不过我们之间不必这么客气。既然回栖宁了,有空上家里玩。”

    这个饭局,还算文明,没有真正的劝酒,在场的男士也不讲黄段子,客客气气地聊了聊天便散了。

    饭店离她们入住的酒店并不远,舒听澜想走一走,便让嘉佳先行回去。喝了一杯酒,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找到一个垃圾桶,吐了半天,才缓过来,精神也好转了,才回酒店。

    结果,在酒店一见到肖主任,便被她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在饭局上不要喝酒?尤其我们做律师的,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头脑清醒。”

    嘉佳在一旁帮她说话,殊不知这酒就是她要舒听澜喝的。

    “听澜也不是故意的,正巧在饭局上遇到了熟人,躲不过。”

    “别替她找借口,如果连拒绝喝酒的勇气都没有,以后怎么拒绝别人的无理要求?”

    肖主任是女强人的典范,做项目,一直是以专业能力征服客户,鲜少应酬,也反感手下靠应酬获得单子,虽有点理想化,但至少,她靠过硬的工作能力,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做下来,成绩有目共睹。

    因为这次食匠的项目相对简单,所以比她们预期的更快收集完相关的资料,只要回去,把报告再完善即可,可以提前回森洲了。

    但肖主任没有让她们急着回去,而是给了她们一天自由活动的时间,当作放假放松。

    栖宁市有不少知名景点很值得去,嘉佳晚上熬夜把尽调报告做完,第二天竟精神抖擞地去各个景点打卡。

    舒听澜是土生土长的栖宁人,对这些景点并无兴趣,况且在出差期间,哪有真正的自由活动时间?

    肖主任也一早就不见人影,她此次带她们来栖宁市,绝不是为了食匠的收购问题,食匠的标不入她的法眼,醉翁之意不在酒。

    联想到她最近查的资料,大概还是为了卓远科技的事在做准备,但卓远科技要收购的胜普瑞智能科技并不在栖宁市。舒听澜实在猜不透肖主任的心思,直到她看到酒店大堂的一张海报“栖宁市青少年机器人大赛”,赞助商是卓远科技。

    卓远科技每年赞助两次机器人大赛,一次是春季的森洲大学生机器人大赛,一次是秋季的栖宁市青少年大赛。大赛的前三名,卓远科技会出资重点培养。针对赞助,媒体采访过卓远科技的技术总监王岩,王岩发言很官方,很冠冕堂皇,为了培养青少年的爱好,也让有能力有兴趣的大学生都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这是官方回答,实际上,这是卓远科技人才战略的重要一步,他们通过大赛筛选出种子选手,重点培养,送出国深造,网罗了大批有潜质的,优秀的科研人员。

 

   卓远科技最核心竞争力,就是他们的科研能力,创新能力。

    等舒听澜看到肖主任时,就见她在跟卓远的技术总监王岩在聊天,见到门口的舒听澜时,招手让她过去

    “听澜,帮王总布置一下场地。”

    王岩带来了几位卓远科技的科研人员,大概是来做评委的,只有一位女助理在布置场地,忙得团团转,舒听澜急忙过去帮忙。

    “谢谢呀。”女助理感激地朝她笑。

    “不客气。”

    舒听澜再次对肖主任的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并不像别的律所直攻卓远科技的本部或者卓禹安本人,而是从外围先攻入。王岩作为卓远科技在国内的技术总监,是卓禹安的得力部将,说话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接近王岩,是肖主任此行的唯一目的,很成功。

    回森洲时,嘉佳买了不少栖宁当地特产送同事,她确实很擅长人际来往。肖主任因为目的达成,心情也不错,不再冷言冷语对她们,直到下了飞机,在机场分开时,才对她俩说

    “食匠的尽调报告,明早开会讨论,你们再完善一下。”

    这是舒听澜跟的第一个项目,她不敢掉以轻心,从机场回到家,洗完澡之后,便又抱着电脑,把这几天的调查过了一遍,确保无误之后,才关机。

    前几天在栖宁出差,她睡不踏实,几乎没怎么睡。这会儿难得一觉睡到天亮,精神好,心情也好。

    然而开会讨论食匠的尽调报告时,气氛一度凝重。

    肖主任把一堆文件,扔到嘉佳的位置前,厉声道:

    “这就是出差四天,你给我看的垃圾?”

    那是嘉佳做的几百页的尽调报告,除了她自己写的部分,还有一部分是食匠公司提供的各种资料,非常全面。

    但显然,肖主任非常不满意。

    嘉佳被当众骂,眼眶通红,默默地一页一页整理好文件,忽地抬头看了一眼舒听澜,而后说到:“老大,我只负责这些资料的收集,汇总,实际最后审核的部分是由听澜完成的。”

    她忽地把矛头指向了舒听澜。

    舒听澜一听便知,自己跳进了嘉佳挖的坑里。那晚在酒店,她帮忙嘉佳整理修改报告,是出于好心,现在想起来,嘉佳是早有准备故意让她帮忙修改的。

    如果肖主任满意这份尽调报告,嘉佳便可以领功;

    若是肖主任不满意这份报告,她便可以把责任推卸到舒听澜的身上,反正最后一关确实是舒听澜在做。

    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屏息看着舒听澜,大多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