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与高官肉欲 幸福的一家1—6阅读小说

 时间:2022-05-24 14:13:13
   肖主任皱了皱眉,继续骂了一句嘉佳工作不够尽心,而后转身问舒听澜:

    “这些是你审核的?你有没有想过,食匠公司提供的一切数据都可以作假,包括销售合同,采购合同,甚至他们进出库的系统记录,都是可以作假的。仅凭着这些没有验证的数据,就交给客户,是对客户负责吗?”

    肖主任的声音冰冷,咄咄逼人看着舒听澜,嘉佳也红着眼看着舒听澜,所有组内的律师都看向她,仿佛如此低级的错误,她怎么能犯?

    眼里仿佛写着,新人果然不靠谱,太浮躁,太急功近利。没人去深究,这部分工作主要负责人是嘉佳。

舒听澜也没有太多解释,冷静地回答

    “是的,这些数据最后是我负责审核的,但昨晚回到家,我又补充了一部分报告,今早还未来得及跟嘉佳沟通。”

    说着,她又拿出一份报告,是食匠市场占有率的调查报告。

    “这份报告,是我昨天下午走访了栖宁市的商超,餐饮店,零售小卖店调查的结果,有市区,有郊区。数据与之前食匠公司提供的报告有一定的出入,食匠作为栖宁市的老牌,曾经的市场占有率确实能够达到65%,甚至更多。但近几年,随着人们饮食习惯以及购物习惯的改变,作为本土的老牌食品已没有任何优势。大的商超以及酒店基本不再采购,只有郊区的小商超以及小卖店有零星采购,实际市场占有率不到10%。栖宁人对食匠,更多的只是一份情怀。”

    舒听澜说话不急不缓,报告也做得尽善尽美,该有的走访,该有的数据分析,全都罗列详细。

    肖主任的眉心总算舒展了一点,而后把报告扔到嘉佳的面前:

    “学着点,特意给你们一天自由活动的时间,你以为真是给你去各个景点打卡?舒听澜利用这两天,不仅实地调查了食匠的真实数据,并且还帮卓远科技布置场地,顺利加上王总监助理的微信。”

    嘉佳满脸通红,想争辩几句,却发现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肖主任继续道:“给你们的机会是一样的,但一天的时间,在你游山玩水的时候,别人已远远把你甩在身后。”

    嘉佳原本在部门,虽也是助理律师,但因活泼,嘴甜,会来事,是部门的团宠,几位律师平时都比较惯着她,反而舒听澜,话很少,又独来独往习惯了,在部门内没什么存在感。

    有一位律师替嘉佳说话:

    “同一个部门出差,有工作安排为什么不能一起协商去呢?私自行动,不就是为了抢功劳?听澜,我这人说话比较直接,你别介意,但你的这个行为确实不妥,没有团队意识。”

    其它几位律师也微微点头,颇有同感,肖主任最恨这种自作聪明的人。

    唯独周铭周律师替她说话:

    “你们的意思是,自己偷懒,反过来还要埋怨积极主动工作的人?听澜入职的时间虽不长,但在座的各位想一想,你们交给她的乱七八糟的杂事,她哪一项没给你们做好?即便她没有跟任何项目,但你们手上的项目,她都在帮忙分类管理跟进度,你们任何时候需要的资料,她都能第一时间提供。”

    “听澜唯一的问题是自己默默做了很多事,但不擅长表达,才让你们忽略她。我今天正式跟肖主任申请,让听澜到我的项目来,我亲自带她。”

    舒听澜诧异地看了一眼周铭,她在律所这半年多,周铭确实对她颇有照顾,但是她并不想跟周铭。周铭办案的路子很野,总是不按常理出牌,甚至有点江湖气,并不是这种方式不好,而是她的性格不合适。她想跟的是肖主任,喜欢肖主任这种靠专业能力办案的方式。

    她正斟酌语言想着如何婉拒周铭时,肖主任忽然道

    “舒听澜暂时不能给你,卓远科技的案子,我带她。

   肖主任话音一落,全场哗然。卓远科技的并购案,如果能顺利拿下,将会创造宏正律所的历史新高。这么一个大标,必然要组织最强并购团队,别说是舒听澜这样的新人了,就是部门内的资深律师也不一定有资格参与。

    舒听澜整颗心都在噗通噗通跳,此时只想起,刚来宏正律所的时候,她不知天高地厚跑去找肖主任要项目,当时肖主任狠狠骂了她一顿的情形还历历在目。短短半年的时间,被认可的感觉真好。

    “谢谢肖主任,我会努力的。”她话少,但这是她的真情实感。

    肖主任用人一向果断,这次卓远科技的项目,她只带了周铭与舒听澜。周铭是资深律师,脑子灵活,临场发挥能力强,他能弥补她办案中规中矩的部分;而舒听澜,做事认真有耐心,收集汇总信息以及写报告堪称完美,交代她办的事,可以完全放心。

    肖主任还有一点不与外人说的私心,舒听澜长得好看,是让人第一眼就能记住的好看。即便平日穿着中规中矩的职业套装,站在一群同样穿着的同事面前,也是最打眼的那个。原本肖主任很不屑利用女性容貌的优势,但这次在栖宁,卓远科技的王岩不时看向舒听澜打量着。如果能因此更好的推动工作,也未尝不可。

    下午三人提前到达卓远科技,王岩很热情接待她们,并不避讳,带她们参观了展区还有办公区。并且在展区给她们演示了几款卓远最新的高科技产品,展区像个科技展览馆,周铭很感兴趣,一连惊呼太神奇。舒听澜对这些产品并不感冒,只是出于工作习惯,认真记住了王总演示的产品型号,功能还有一些参数。

    参观完后,在会议室,王总如实说道

    “肖主任,其实你找我用处不大,我们卓总这会儿人还在国外,预计要下周能回来,到时候我帮你引荐一下,不过成不成,靠你们自己。目前可以跟你透露的是,卓总在谈的律所已经有三家。”

    这话说得很官方,舒听澜查过资料,王岩是卓禹安的左膀右臂,地位不言而喻。

    当年卓禹安在国外求学,与王岩是同学,两人在一次大赛中认识,因志同道合,卓禹安在创立卓远科技之初,便邀请王岩加入,前两年,卓禹安回国开发国内市场,并把王岩也一同带回国。

    不过据资料显示,卓远真正核心的科研基地仍然在国外,由他的另外一位得力部将在全权负责,这位得力部将很神秘,公开信息没有透露任何个人信息,只有一个简单的英文名:jane。卓远科技大部分产品设计师的落款都是:jane,猜测是位女性。

    几人在会议室相谈甚欢,王岩很善谈,与周铭更是如遇知音,一见如故。聊了一个小时左右,几人正要起身告别,这时会议室的门开了,进来一来

    “王总,到我办公室一趟。”低沉无甚感情的声音传来。

    竟然是卓禹安?     

他大约也没想到会议室有外人,看到肖主任舒听澜等人,眉毛轻微抬了一下问,

    “在开会?”

    “开完了,不是下周回国吗?怎么提前回来了?”王岩一边起身往外走一边问,到了门口才回头,

    “肖主任抱歉,我们再联系。”

    “好,你先忙。”

    虽然真正想拜访的是卓禹安,但眼下,卓禹安刚回国,显然不是拜访的好时机。

    看到卓禹安,舒听澜的内心已毫无波澜,本就与陌生人无异。现在想起来,值得庆幸的是卓禹安也把她当成陌生人,刚才连一个眼神都未放在她身上。最好一直如此,因为肖主任难得肯亲自带她参与项目,她并不想失去这次学习的机会。

    王岩的助理送她们到电梯间,电梯间人有点多,好像是因为卓禹安回来,正召集科研部的员工开会。

    等进了电梯,周铭低声说,“卓禹安本人比照片上更帅,真是年轻有为。”

    回到宏正律所,舒听澜开始整理今天在卓远科技收集的信息,以及相关行业信息。等整理完资料,回到家已是晚上10点。

    她家在近郊的普通住宅区,森洲市的房价惊人,是当初母亲倾其所有替她置办的两居室,她拒绝要,但母亲说,“这是我这辈子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电梯往上的数字不停跳动着,她靠在电梯墙上,不知为何忽然想到了母亲说的这句话,精神有点恍惚,所以直到出了电梯,到家门口时,才看到她家门口倚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她顿住,楼道上的感应灯忽明忽暗。

    “卓总?”

    不知他为何会出现在她家,而且看似等了许久。卓禹安也朝她的方向看来,手里拿着手机漫不经心地转着,也不说话,就是那么看着她。

    舒听澜被他看得心里有点慌,手里拽着钥匙犹豫要不要往前走,以他上回视频通话以及今天在卓远科技时的态度,无法理解他忽然出现在她家门口的原因。

    “不回家?”卓禹安的声音传来。

    “回。”她回,而后拿钥匙开门,但并未打算邀请他进门,所以站在门口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