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岩新片曝全裸出浴照 怎么让下面变粉

 时间:2022-06-23 14:36:54
嫂嫂,可不可以做点吃的给我?我走了几千里的路,好累呀!”

叶凤顷虽然嘴上责怪着这孩子,却还是马不停蹄带着她进了客栈厨房。

征用了客栈厨房,给这丫头做吃的。

静宜则是乖巧的跟在她身后,忙东忙西,替她打下手。

“嫂嫂,我听说父皇去世的时候你在他跟前,是吗?”

“可不可以告诉我,父皇临走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有没有提到我?”

叶凤顷看着她又黑又瘦的脸,摇了摇头“你呀!真是不懂事!你父皇去世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你了!”

“他跟我说,长嫂如母,往后叫我好生管着你,不许你再乱跑!”

“还说,你年幼,不懂事,若是惹出乱子来,该如何是好!”

事实上……

慕容放就没说这些。

他死的时候很是叫人猝不及防,只顾着传位诏书,哪还有心思顾得上其他?

那会儿,慕容放临终向她托付的时候,叶凤顷可是伤心了很久。

静宜听完她的话,眼睛红红的,垂下头去。

好半晌没有言语。

这孩子,一向是个多话的。

活泼好动,却也知书达理。

虽然有些骄纵,却也没给皇室丢过脸,更没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

如今,小姑娘没能见到父皇最后一面,除了遗憾之外,还有伤感。

坐在小板凳上替叶凤顷烧着火,金豆子大颗大颗往下掉。

“嫂嫂,都是静宜不好,我应该早些回来的,若然,还能见上父皇最后一面。”

说着说着,就嚎啕大哭起来。

慕容烈在厨房门外听着,也不进来劝阻,一味任由她哭。

谁叫这丫头任性惯了?!

不知道天高地厚!

叶凤顷见小姑娘哭的可怜,叹息一声,到底还是劝了劝“你也别哭了,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哪有人长生不老的?”

“父皇上了年纪,自知会有这么一天,早就写好了遗诏,还留了封书信给你。”

“回头你回宫的时候,我叫人拿给你。”

静宜这才抹干净眼泪,接过她递来的饭碗,大口吃起来。

那姑娘没心没肺,一碗酸菜鱼面下肚,小脸儿上又焕发了光彩。

“嫂嫂,你做的饭真好吃!”

“嫂嫂歇着,这碗我来洗!”

说话间,真就走到灶台前,动手洗碗。

看那动作,熟练的很,一点儿都不带打磕绊的。

叶凤顷从背后看着她的动作,又是心疼又是欣慰。

那个单纯又任性的小姑娘,到底还是长大了。

如此这般一折腾,时间就来到了后半夜,静宜说什么都要跟叶凤顷睡,非要跟她说什么悄悄话,慕容烈只得深夜返回宫中。

静宜把她这一路上的见闻都跟叶凤顷说了一遍。

还说到回国都城路上的凶险。

“嫂嫂,你不知道,我回国都城的时候,大老远就瞧见有士兵守着。”

“当时,我没敢进来,吓得愣是缩了回去。”

“但,听说了父皇驾崩的消息,我这个不孝女怎么能不回来看他呢?”

“所以,我就打晕了一个身形跟我差不多的士兵,换上他的衣裳,先是逃进了外城。”

“到了外城底下,我换下他们的衣裳,趁着夜色爬上一棵大树,从树上翻身到了城墙头上,这才亮出我的身份。”

“守城的将军是皇兄的人,见是我,又有腰牌,这才放我进来。”

“进了城以后,我瞧着到处都有焦炭的痕迹,知道打过仗,担心你和皇兄不在宫里,就想着从国安寺这边的山脚下过去,然后再进宫。”

“没想到的是,竟然遇上了你和皇兄。”

虽然她说的十分简单,叶凤顷还是从中听出了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