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穿拘束衣全身被束缚/老师好涨好痛

 时间:2020-05-25 16:10:19
为了他自慰

疫情初期,林墨原本是第一批购买标准N95口罩的人,但后来,听说一线物资紧缺,她毅然把自己屯的N95医疗口罩都捐给了医院,以至于她现在没有可以戴出门的口罩。

 

而今新型冠状病毒肆虐,X城虽然疫情不算严重,却也是全城戒严。

 

这是林墨跟全国大多人一样,被迫宅在家里的第N天。

 

许多人在网络上哀嚎——

 

“好无聊,我想出门,我要吃火锅、奶茶、烧烤、炸鸡……”

 

“我要出去蹦迪!聚会!逛街!旅游!”

 

“我好想……去见我喜欢的人。

 

去跟他做爱。”

 

冬日的温暖阳光穿过窗玻璃,金灿灿倾泻了一地,林墨坚持不出门为祖国做贡献,每天从楼上卧室到楼下客厅一日游,打扫卫生。

 

把家里每一块瓷砖都擦得锃亮,方圆三百六十平的楼中楼跃层里再也找不到一粒尘埃之后,她终于无事可干。

 

实在憋不住,用塑料袋自制的口罩把口鼻捂得严严实实,下楼刚溜达了几步,就被小区的保安用无人机疯狂追逐驱赶回了家,高音喇叭批评她自制的口罩不规范、不顶用,弄得她感觉自己即将成为拖累全小区的罪人。

 

『没有口罩,到处都买不到,连楼都下不了,我想去买菜怎么办。』

 

林墨在大学的社团群里跟同学聊着天,顺便吐槽了一下自己闷在家里的为难状况。

 

『小林,把你家的地址发我一下吧,我一会儿把口罩给你送过去。』

 

!!

 

是谢桉学长!!

 

林墨“噌”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手指颤抖着打字把自己的地址给学长发了过去,然后抱着手机在床上开心地打起了滚。

 

天呐,谢桉学长竟然要来给她送口罩!

 

林墨已经暗恋谢桉很久了,刚进校的时候在迎新晚会上,谢桉穿着汉服表演了一曲《松烟入墨》,墨发白衣,抚琴吟唱,谢家公子,真是芝兰玉树。

 

一首歌的时间,谢桉住进了林墨的心里。

 

林墨当初选择进话剧社,就是为了谢桉。

 

然而谢桉学长平时事务繁忙,人气太高,林墨一直没能近距离接触他,没想到这次……学长居然主动要送口罩到她家?

 

太暖了吧??学长会不会对她也有……有点意思?没意思的话……能在特殊时期这么关心她么?

 

林墨忍不住越想越开心,开心到原地转圈圈。

 

没多大会儿,她手机响了。

 

“喂,林墨,我到你家楼下了,下来一下吧?”

 

学长干净温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林墨兴奋地蹦了一下,赶紧穿好衣服跑下了楼。

 

打开门一看,谢桉的摩托车上却不止一个人。

 

男生戴着一只浅蓝色口罩,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正伸手帮站在她旁边的女生整理头发。

 

“谢桉学长?”

 

林墨用围巾笼罩住口鼻,不确定地叫了一声,这女生是她们社团的一个学姐,她为什么会跟谢桉一起来?

 

“来了?呐,林墨,那是你的口罩,看你待的无聊,就先给你送来了。”

 

学长还是那副笑得眉眼弯弯的模样,朝林墨递过来两盒口罩。

 

林墨却没了刚才的那种喜悦,她讷讷地跟学长告别,眼睁睁看着学姐坐上了学长摩托车后座。

 

呆呆地目送摩托车绝尘而去后,林墨转身跑上了楼,打开手机,找到他们社团群的聊天记录,使劲往上翻了翻。

 

原来送口罩是他们社团统一发放的,谢桉这两天要给X城大学附近的每一位社员都送。

 

“切,原来不是专门只给我送啊。”

 

林墨撇撇嘴把口罩扔到了一边,吧唧一下把脸埋进了柔软的被子里。

 

想到自己刚才那么兴奋,就跟个小傻子一样,结果你在人家心里就是个普通社员啊,你有什么特别的?

 

还有那个学姐,防疫期间俩人怎么能聚在一块儿呢?学长给她弄头发的动作还那样温柔亲昵!

 

平时社团里的人就爱开他俩的玩笑,说他们金童玉女,干脆在一起算了,难道……真的在一起了?

 

成了男女朋友以后会做什么事?学长会跟她拉手吗?会亲她吗?会……跟她上床吗?

 

“不行!学长不能跟别人做那种事!”

 

林墨越想越难受,但又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她光是想到那两个人唇齿交缠,心里就又酸又涩,如果那个学长抱在怀里的人是自己就好了...

 

窗外的光线已经移到了她床上,林墨小手在被子里藏着,悄悄摸上了自己胸前饱满鼓胀的乳肉,捏了一下,又捏了一下。

 

“唔...”

 

不知道是不是揉到了敏感点,一声小猫一样的呻吟从被子里逸出,吓得林墨赶紧捂住自己的嘴。

 

可是...那样真的好舒服啊,好想再摸一摸,就像被谢桉学长的手揉弄一样...

 

林墨干脆掀开了被子坐了起来,漂亮的脸蛋上泛起情欲的潮红。

 

她一颗一颗解开了自己胸前的扣子,露出胸前浑圆的白嫩奶子,两颗嫩红的茱萸羞怯地顶在胸衣里。

 

她知道自己的奶子又大又圆润,是个尤物,平时走在外面让那些男同学都眼馋。

 

哼,学姐哪有她那么大的奶子?学姐那对A能让谢桉学长满足?

 

白皙的手指托住饱满的乳球轻轻揉捏,食指在那小小的乳头上摩擦了几下,那敏感的乳粒就可怜巴巴地硬了起来。

 

左手继续揉弄着自己的奶子,林墨右手顺着平滑的小腹,一路向下,解开裤子,伸进下面那处秘密花园。

 

她双腿间那道肉缝粉嫩紧闭,纤细的手指将那湿滑的肉贝掰开,拉扯出一道闪亮的淫丝,里面的嫩肉鲜亮滑嫩。

 

食指和无名指将肉穴分开,中指急躁地揉了揉湿漉漉的小肉唇,便迫不及待地磨起了上面那凸起的小肉粒。

 

“啊...学长...好舒服...”

 

林墨微微仰起头,纤细优美的脖颈与锁骨,再加上挺翘饱满的奶子,形成一道山峦起伏的诱人弧线。

 

呼吸声逐渐变得急促,她闭上眼幻想着,是谢桉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

 

学长的手温暖有力,能在自己差点摔倒时一把揽住自己的腰,嗯...学长很温柔,那他玩自己的小穴时,一定会更加小心...

 

“呜啊~”

 

白皙的手指在肉粉色的嫩穴穴口浅浅刺戳着,林墨敏感的身子一阵颤栗。

 

“墨墨,你在做什么?”

 

正玩到即将高潮时,突然,卧室门被一下子拧开。她居然自慰的时候忘了反锁门。

 

门口冷不丁传来一道男人低沉的嗓音。

 

偷玩小穴被送双黄连的萧教授发现、萧教授锁门进来帮她解决生理问题

 

偷玩小穴被送双黄连的萧教授发现、萧教授锁门进来帮她解决生理问题

 

【注】萧教授是纯洁的,跟女主妈妈没有任何糟糕关系。

 

——

 

林墨吓得手一哆嗦,一不小心,指甲把那娇嫩的穴肉划了一下,疼得她瞬间满眼泪花,看起来可怜极了。

 

“萧...教授!”

 

林墨吓了一跳,一下拉过被子把自己盖了个严实,性感的娇躯被藏进了厚厚的被褥里,只露出一个头。

 

“你,你怎么不敲门!还大学教授呢,素质呢?!”

 

把自己裹严实的林墨又找回一丝底气,结结巴巴地恼羞成怒道。

 

她脸颊绯红,目光水润,还残留着刚才的情动余韵,质问的语气毫无威慑力,反而会让人更想逗弄她。

 

这男人叫萧昀庭,是她们学校里的知名教授。

 

年纪轻轻就能评上教授,据说科研能力贼牛逼,拿过什么林墨听了名字也不记得的科学奖项,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帅得一塌糊涂,在C大人人都说,上萧教授的课就是追星现场,这位靠脸就能吃饭的男模,为什么要出来教流体力学?是外星人变成美男子来盗取地球科技,还是演员拍戏之前体验生活?

 

他平时上课高冷得一匹,从没给过那些花痴他的男生女生一丝可乘之机。

 

因为闺蜜是萧昀庭的颜粉、逆苏粉,林墨被拉着蹲点抢选了萧昀庭的课,在课堂上听闺蜜不厌其烦地花痴这位高岭之花,意淫怎么脱下他的禁欲系白衬衣黑西装,用领带捆绑他的手然后疯狂OOXX……

 

没想到一转眼,病毒来袭,这位萧教授竟然随之搬进了她家借住!???

 

妈妈告诉林墨,萧教授是她的“好朋友”,因为疫情期间公共交通不方便,萧教授借住她家里利于通勤,并且方便开车每天接送住在同小区的奋战一线的医生上下班。

 

乍听起来非常OK,然而,妈妈口中的“好朋友”,听在林墨的耳中,几乎就约等于是“男朋友”、“继父”的意思。

 

不能怪她想太多,林墨从小没有爸爸,从她记事以来,她妈妈就不断换对象,她的曾任继父都已经集满十二星座了,并且近年越来越有向小鲜肉发展的趋势……萧教授这一款,外观这么极品,她妈妈看到,能不如狼似虎、搞进碗里?

 

她妈都四十了,而这位萧教授,看上去顶天了也就二十七八!!

 

给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做小白脸,图的还不是那点钱,呵,什么高岭之花,什么优秀教授,还不是个见钱眼开的伪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