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女女性奴奴暴露调教 喜欢让人 我下面小说

 时间:2021-06-01 13:55:51
 有了编曲之后,不得不说,这首歌更加好听了。

        不过何言风嘴角的笑意却更加明显了。

        这明显是一首公式化、套路化的歌曲,很像一首流水线作品,不能说差,但真的没有什么记忆点。

        特别还是在丁凡那么炸场的演出之后,何言风觉得,基本没有什么胜算了。

        歌曲演唱结束,常磊有些心不在焉地往回走。

        回到备战区,丁凡立刻起身,礼貌地招呼道:“常磊老师。”

        看到丁凡那张帅气、年轻的脸,这一刻,一股烦燥涌上了常磊的心头。

        招呼之后,丁凡程序式地赞扬道:“常磊老师的歌很温暖,很治愈。”

        常磊的脸上努力挤出一丝不太自然的微笑。

        他敷衍地回应道:“今天你的发挥也很好。”

        “向前辈学习。”丁凡自信地笑了笑,不过说的话却一如既往的谦虚低调。

        两人随便聊了几句,现场随之陷入了沉寂之中。

        两人就这样坐着,等待着结果的公布,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终于,十几分钟的投票过程结束了。

        大屏幕上面,卡通人物喜宝再次出现。

        “听见你的声音……”照例,喜宝先是念了一段口播广告,接着开始公布结果,“本次竞演获胜的唱作人是……丁凡!”

 备战区里面,电视机前面,听着喜宝宣布的最终对战结果,虽然此前心中已经想到了这样的局面,但当失败真的直愣愣地出现的时候,还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看着外表蠢萌蠢萌的喜宝,这一刻,常磊只觉得,对方那张卡通的脸居然是那么的惹人厌。

        即使他知道,这一切,其实和眼前这个卡通人物没有半毛钱关系,真正击败自己的是身边的小年轻。

        浓浓的不甘涌上心头,狂涌愤恨席卷大脑,常磊感觉,自己都快失去思考的能力了。

        这次,参加【唱作人】这个节目,他是抱着走到最后,功成名就的目的来的。可以说,野心不小。

        现在,仅仅只是第二期,他就被淘汰了,而且还是节目淘汰的第一位唱作人,让他如何甘心。

        实际上,直到现在,他都没觉得自己会输,只恨自己大意轻敌了,没有选择拿出最好的歌曲出战,否则赢的人肯定会是自己。

        等到大屏幕里面公布出65比36的票数时,常磊心中的不甘就更加强烈了。

        对方的票数居然接近自己的两倍,这怎么可能!这个票数比实在太讽刺了,就像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在了自己的脸上。

        他来参加这个节目,是为了与何言风和阿依慕对战,报月度新歌榜上的一箭之仇,顺带扬名立万什么的。

        现在不仅一箭之仇报不了了,扬名立万成了笑话,更是再次多出了一个必须要击败的敌人。

        更讽刺的是,这个敌人还只是一个小年轻,一个新晋崛起的晚辈而已。

        在结果出来之后,丁凡就偷偷侧头看了旁边的常磊一眼。

        他看到了对方脸上的阴翳神色,便是立刻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并没有因为获得对战的胜利而沾沾自喜,他的脸上,甚至连笑意都没有。

        他侧身面对常磊,继续十分恭敬谦虚地说道:“侥幸了,侥幸了,如果不是沾了歌曲风格的优势,我根本赢不了的。”

        “……”常磊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应,他看向丁凡,嗫嚅了一下嘴唇,却是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成王败寇,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成为枉然,他输了,而且还是以这样屈辱的方式输了。

        “你,后生可畏。”知道这么尴尬下去也不是个事,而且如果自己一直不回应的话,指不定还会被别人以为是输不起,常磊只能这般声音苦涩地敷衍了一句。

        明白常磊的心情肯定不好,丁凡也没有留下继续刺激他的意思,虽然这人确实挺讨厌的,但自己不是已经战胜他了吗,没必要继续炫耀什么,保持自己谦虚的人设才是最重要的。

        “谢谢。”简单回应了一声,丁凡指了指离开备战区的方向,再次补充了一句:“那,常磊老师,我先过去了。”

        说罢,他没有在做任何逗留,径直快步离开了备战区,朝着试音间的位置走去。

        等他推门进入试音间的时候,却是看到除了他和常磊之外,其他人均已到齐了,此刻,他们就坐在各自的椅子里面,讨论着刚刚的对战。

        丁凡能够看到,讨论的时候,何言风和阿依慕还在说说笑笑,这说明他们的心情很好。

        见到这副画面,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不过内心里,丁凡却是已经忍不住泛起了喜色,欢呼雀跃了起来。

        毕竟是二十岁的年纪,正值年少轻狂的时候,赢了这么一场关键的比赛,心情怎么可能没有变化。

        不过是因为平时为了保持低调谦虚的人设,故意训练过,方才能保持得这般淡定从容。

        当然,除了激动之外,免不了还有感激。在丁凡看来,如果不是何言风提醒自己,自己怎么能精准地找到“软柿子”呢。

        如果常磊知道自己被当成了软柿子,也不知道他的心里会怎么想。不过现在他怎么想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已经输了。

        当然,这件事情就是何言风不知道,如果他知道的话,肯定会大呼冤枉。之前第一次提醒,让丁凡不要选择今天状态不错,歌曲质量也不错的黄子谦确实是有意为之,不过后面丁凡自己看到他的微笑,选择了常磊,那就纯粹是他误打误撞,逮了个正着了。

        只不过丁凡没有这么想,他显然是把何言风当时的那抹微笑,也当成了是对自己的提醒。

        也不清楚常磊如果知道自己是被误伤了,哦,不,是误杀了,会不会气得吐血三升。

        “恭喜你,丁凡。”在丁凡进入房间的第一时间,何言风就立刻送上了自己的祝福。

        “谢谢你,何老师。”不过,丁凡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何言风的心猛地提了起来,好家伙,你可千万别给我来个嘴瓢,直接把我提醒你的事情给秃噜出来。

        所幸,丁凡只是道了声谢,便没有再说其他的了。众人也便没有在意,权当是他对何言风的恭喜的回应。

        “恭喜,恭喜!”

        “丁凡,厉害了呀!”

        “……”

        众人纷纷送上了自己的祝福,恭喜了丁凡,丁凡也没有托大,一个个,都客气地给予了回应。

        在这些送上祝福的人之中,黄子谦的心情还是比较复杂的,在送上祝福的时候,他还特地多看了丁凡一眼。

        就是眼前这个年轻的唱作人,上一期,直接选择了他,虽然最后失败了,不过也给他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

        这是一个敢打敢拼、冲劲十足的年轻人。而这期录制到现在,他的心情已经变成了庆幸。因为就刚刚他演唱的那首《不爱就别听》如果对上的是自己的《惊雷》,胜负之数还真的很难说。

        所以他是比较庆幸的,庆幸对方最后选择的是常磊,而不是自己,至于常磊死不死,那关自己什么事情。

        众人入座,没过多久,常磊也走了进来,他的脸上带着微笑,不过谁都看得出,他的微笑十分勉强,更像是硬挤出来的。

        进入试音间,常磊神色颇为复杂地看了丁凡一眼,又看了何言风和阿依慕一眼,最后只能默默坐回自己的位子。

        在这期间,众人一直没有开口,场面一时显得比较尴尬。倒不是众人不想开口,而是这个时候,开口的话,如果说的不好,不仅没能给予安慰,反而可能会让场面更难堪。

        最后,还是老持沉稳,且经历过诸多事情的葛铮率先开口了,他声音温和地安慰道:“石头,你的歌,很好听,对决很精彩,观众的投票只代表喜好,不代表歌曲本身的优劣,反正我就很喜欢你的这首《暖风》。”

        葛铮的这番话说的就十分高情商,既肯定了常磊,给予了安慰,又没有去踩丁凡,而最后的那句表明自己态度的话,更是用了“喜欢”这个主观意味很强的词。

        这样,既能真的给到常磊安慰,又不至于得罪丁凡,说的实在太巧妙了。何言风听了都忍不住在心里点了点头,自己要是有这高情商,肯定能在娱乐圈里面混得风生水起,也难怪这几年,听说,葛铮在圈里面的人缘越来越好,就这情商,人缘能不好吗。

        常磊听了这话,知道对方是在安慰自己,不过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能回以一个感激的微笑。


 

        “是啊,歌曲风格不同,其实也没有高下之分,就是大众评审的审美喜好问题了,这种事情没人可以琢磨得准。”黄子谦亦是附和地安慰道,不过他的话没有什么新意,和葛铮的话意思差不多,难免有拾人牙慧的嫌疑。

        常磊听了这话,心里更是凄苦,黄子谦和葛铮越是如此安慰他,他的心里就越难受,因为他很清楚,这一次,即使抛开风格问题不谈,自己的歌曲也是明显不如丁凡的。

        这一切,只能怪自己马虎大意了,以为丁凡不可能会选择自己,选择了憋大招,并没有把自己最优秀的歌曲拿出来。

        就在黄子谦和葛铮的安慰刚刚结束的时候,另外一边,大屏幕上面,随着吱啦啦的音效响起,喜宝蓦地出现。

        “很遗憾,最后一轮竞演落败的唱作人是常磊。”嘴上虽然说着遗憾,不过喜宝的声音却是仍旧不含任何情绪变化,只见它平铺直叙地往下说道:“请常磊进入录音棚之中,留下你在唱作人舞台上面最后的一段话。”

        “哇,这个,太残忍了,直接就是留下最后一段话。”陈淑仪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不忍之色。

        其他人的心情看起来也是极为沉重。因为第一期没有淘汰,所以他们的意识还不是很强烈,直到这一刻,他们方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是一个竞技类节目,感受到这个节目的残酷性。

        这一期,淘汰的人是常磊,那下下一期呢,淘汰的人是谁,会不会是自己,这点,即使是何言风也无法保证。

        所以看到常磊淘汰,并且需要进入录音棚,留下自己在这个节目里的最后一段话,众人难免心生兔死狐悲之感。

        恍恍惚惚之中,常磊进入了录音棚,面对平时唱歌时视若珍宝的麦克风,这一刻,只感觉,它是怎么看怎么碍眼。

        所幸,常磊还知道,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是个公众人物,都需要保持最基本的体面。所以他并没有失态,只是沉默着,就当是在组织语言。

        片刻之后他努力挤出一丝微笑,然后声音尽量装作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地说道:“说实话,确实有点没有想到,我会在第二期被淘汰。当然我不是不服,因为我觉得,丁凡发挥得很好,他配得上这个胜利。我只是有些遗憾,因为我还准备了很多歌,很多我很喜欢,一直没有发表的歌。”

        顿了顿,扫视了一眼隔着玻璃的试音间里面的众人的反应,他继续往下说道:“当然我还是要感谢,感谢唱作人这个节目,让我有了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对于我们来说,这个机会还是比较难得的,就像大家所知道的那样,作曲人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生活在聚光灯照耀不到的地方的。”

        心有戚戚,常磊长长叹了口气,方才接着说道:“其实他们之中很多人都是很有实力的歌手,他们不只是会写歌,也会唱歌,擅长唱歌,但是给他们施展自己歌喉的机会却很少,所以我希望,这个节目能一直办下去,同时也希望更多作曲人能走出幕后,走上这个舞台,既展示自己的歌曲,也展示自己的歌喉。”

        “最后,谢谢这个节目。”说完这句之后,常磊有些恋恋不舍地拉开了和麦克风之间的距离,而后转身,而后离开了录音棚。

        就在常磊转身离开录音棚,回到试音间的时候,场内,众人尽皆自发地鼓起了掌。就连和常磊有些龃龉的何言风和阿依慕也不例外。

        听了常磊的一席话,何言风的心中还是比较感慨的。以前他一直以为,在音乐这个生态圈子里面,作曲人肯定是食物链顶端的存在。直到这一刻,他方才发现,兴许站在顶端的作曲人确实有,但也只是拔尖的那一小戳,更多的天赋一般,知名度也一般的作曲人,其生存环境应该还是挺窘迫的。

        当然也有可能存在一拨人,他们热爱音乐,热爱歌唱,不过受限于嗓音条件或者客观相貌,没办法进入歌唱领域,这才退而求其次,选择了作曲人这个行业。他们之中肯定也有人是渴望站上大舞台的。

        所以这一次,何言风的掌声是真心实意的,不过并不是给常磊的,而是给常磊口中那些默默无闻的唱作人的。

        随着常磊的淘汰感言发表结束,本期节目录制也就基本到此为止了,晚上,韩墨导演同样给众人准备了火锅,火锅期间,常磊进入旁边的小房间接受了后采。

        采访他的人仍旧还是杨副导,杨副导开口问道:“作为第一个被淘汰的首发创作人,心里会不会有一些遗憾?”

        常磊眼角抽了抽,心中暗道,你可真是会问,一来就强调我是第一个被淘汰的,是不是觉得还不够戳心窝子,不过他还是微微组织了一下语言,而后认真回答道:“遗憾,肯定是有的,不过不是因为被淘汰。我的遗憾是因为没有机会再次与何老师他们较量一次。”

        “那你觉得,如果这次你拿这首《暖风》对上何老师他们的《房间》是不是会有胜算?”杨副导再次开口问道。

        常磊听了这话,差点忍不住猛提一口气,然后直接往对面这傻缺的脑门上吐一口唾沫过去。这是人能问的出的问题吗?就何言风他们这期的《房间》,自己的《暖风》如果撞上去,那和撞上丁凡的《不爱就别听》有什么区别。还不是一样要挂的节奏。

        自己之所以在这期拿出《暖风》这首歌就是有做炮灰的心理准备,能赢固然最好,即使赢不了也能给下一期蓄力,憋一个大招出来。谁曾料,丁凡这小子不讲武德,说放弃对手就放弃对手,直接从背后偷袭了他。才害得他输的如此迫不及防。

        “这种事情谁说的准呢?”尴尬地抿了抿嘴,常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敷衍地回应道。

        “如果这个赛事还有复活赛,你会参加吗?”知道刚刚的问题有点过分,杨副导适可而止,立刻转移话题,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