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玩刺激把我绑起来 美女校花被调教出奶水

 时间:2022-02-19 15:08:47
      接下来,何言风和阿依慕没有再耽搁,两人驾车往小张湾返回。

        回到温馨小筑,何言风去小池子那里看了看。

        里面还剩两条鱼。

        一条黑鱼,一条翘嘴,还在悠哉悠哉地游着,根本没有意识到,它们马上就要面临的结局。

        阿依慕看到这两条鱼就来气。

        她想到了那些惨死的小金鱼,气得牙痒痒,“何老师,今天晚上吃鱼!”

        撂下一句话之后,女孩儿头也不回,离开了小池子旁。

        “也怪你们命苦。”看着水里悠哉悠哉的两条鱼,何言风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拿起抄网,对准那条翘嘴,一网抄了下去。

        手起网落,何言风干净利落,把鱼抄了起来。

        看了看还在网中扑腾,垂死挣扎的翘嘴,何言风想了想,而后喃喃自语道:“红烧吧。”

        提着鱼,何言风快步进入屋内。

        他将鱼提到厨房里面,正准备对它动刀子,就在这个时候,后院门口,蓦地响起了唐国重的声音。

        阿依慕闻声,立刻前去开门。

        片刻后,唐国重进入屋内。

        他的手里还提着一捆油麦菜。

        看到何言风正在厨房里面准备晚餐,他微笑道:“今天去四集镇买菜,路上遇到一位热情的老乡,送了我们一大摞油麦菜,我们寻思着,这么多菜,我们一家也吃不完,放久了也不新鲜,这不,刚好给你们和小赵他们分一些,让你们也感受一下老乡们的热情。”

        说话间,他已经走入厨房,把一捆油麦菜放在了橱柜的台面上。

        何言风侧头看了一眼,而后微笑回应,“谢谢,谢谢,这么多呢,看来,老乡们还真是够热情的。”

        “可不是嘛,看来,在这地方置业,真的是选对了。”唐国重亦是开口附和道:“这个地方不仅山美水美,人也热情。”

        “这点,肯定不会让你后悔的。”阿依慕笑着插话道,她蓦地想到了什么事情,于是开口说道:“对了,唐老师,我们这里还有一条鱼,我们也吃不完,你们拿去吧。”

        说罢,她便是快步走出了客厅,准备去前院拿抄网了。

        “不用,不用,上次都拿了一条了,怎么好意思天天拿呢!”唐国重赶忙摆手拒绝道。

        阿依慕拿起抄网,热情道:“没事儿,您给我们送来这么一大捆油麦菜,作为礼尚往来,我们也该有所表示,而且何老师别的不行,钓鱼可是一绝,我们根本不缺鱼,最重要的是,这鱼钓起来也有几天了,养不得长久,这会儿,已经有些没精打采了,我估计,您要是不收的话,明天可能就死了。”

        何言风听了这话,心中直呼好家伙。

        阿依慕这是有多恨这几条鱼。

        连这种借口都找了出来。

        何言风刚刚分明看到,剩下那条黑鱼还是生龙活虎的。

        不过刚刚丧失了同伴,加之被何言风的抄网那么一搅和,这会儿估计是真有点蔫吧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关键,最重要的是,什么叫“自己别的不行”!

        我哪儿不行了!

        何言风心中愤懑,同时暗暗下决心,待会儿,等唐国重离开了一定要让她知道自己到底行不行。

        看到唐国重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何言风开口附和道:“刚刚捞这鱼的时候,我确实看到,剩下的那条也没什么精神了,你还是带走吧。要是等到明天,估计就真吃不了了。”

        那鱼也就是听不懂何言风的话,否则肯定会大呼冤枉。

        自己明明精神得很,怎么就无缘无故被说成了一副要挂的样子。

        见何言风都这么说了,唐国重也不再推辞,“那我就厚着脸皮收下了,下回钓到了,我就还给你们。”

        说话间,他已经穿过客厅,来到了前院。

        走到小池子旁,看到里面仅剩的那条黑鱼确实有点没精打采的,唐国重喃喃自语道:“看着好像是没有什么精神。”

        阿依慕呵呵一笑,直接把抄网递给了唐国重,“唐老师,您来!”

        唐国重跃跃欲试,接过抄网,一把抄了下去。

        “哟呼。”

        抄起那条黑鱼,唐国重面带欣喜道:“不过抄起来还是扑腾得挺厉害的。”

        黑鱼本就活性十足,只是被何言风的抄网惊得有点蔫吧了,这会儿,面对生死危局,自然是扑腾得厉害。


 

        从抄网里面将鱼提溜出来,放入阿依慕找来的塑料袋之中,唐国重嘿嘿笑道:“我家那口子已经在做饭了,我就不耽搁了,先把鱼拿过去。”

        何言风从厨房里面探头,对着唐国重回应了一声,“嗯嗯,吃了我们再汇合着,一起出去溜达溜达。”

        “行。”

        约定之后,唐国重提着鱼离开了。

        看着还在前院之中的女孩儿,何言风忍不住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小池子里的鱼终于被她给折腾没了。

        这会儿,她估计应该已经消气了吧。

        就在这时,何言风蓦地想到了女孩儿刚刚的话,于是不动声色地开始用洗洁精洗手,同时开口唤道:“阿姐,你过来,帮我处理一下这些油麦菜。”

        女孩儿没有多想,听到何言风的呼唤,立刻进入厨房之中,撸起袖子就开始帮忙洗菜。

        看到女孩儿弯腰在水槽里面洗菜,在紧身牛仔裤的衬托下,把下身的曲线完美展现了出来,何言风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没有任何犹豫的,何言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扬起自己的右掌拍在了女孩儿的丰臀上面。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何言风的手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女孩儿的翘·臀上面。

        即使隔着牛仔布料,上面回传过来的弹性还是让他一阵心猿意马。

        “啊~!”

        女孩儿被何言风这一下突然袭击打到敏感部位,猛地惊呼出声,俏脸上瞬间布满了红霞。

        她柳眉倒竖,质问道:“你干嘛?”

        何言风怡然不惧,一只咸猪手依旧在女孩儿的敏感部位上覆盖着,同时得寸进尺地一把搂住女孩儿的腰肢,另一只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侵略上了另一处耸地。

        他凑到女孩儿的耳边,声音“恶狠狠”地质问道:“就是想问问你,什么叫我别的不行?”

        说罢,他那在女孩儿敏感部位作妖的两只咸猪手还狠狠地“活动”了一下。

        看到女孩儿面若红霞,他压低声音,继续问道:“我行不行,你还不知道?”

        女孩儿大羞,她蓦地想到了什么,挣扎着就要从何言风的怀中逃窜出来。

        “你快放手,这里有摄像机!”

        厨房里面可是有一台摄像机的,这种画面被拍进去,如果节目组剪进正片的话,那她还活不活了。

        何言风也没有得寸进尺,知道这里不方便继续施为,于是厚着脸皮要求道:“要我放手也可以,给我一个亲亲,作为你刚刚说错话的处罚。”

        阿依慕无奈,只能先应允下来,“好,你先闭上眼!”

        等到何言风闭上眼睛,翘起嘴巴,准备迎接湿滑的时候,女孩儿的眼眸之中却是流露出一抹狡黠,只见她毫不犹豫地撕下一片菜叶子,塞入何言风的嘴中。

        “呸呸呸,你给我喂了什么?”本来何言风还在默默等待,等待女孩儿主动送上香吻,却是没有想到,窜入口腔之中的竟然是一股子菜叶的味道,他猛地睁开眼,发出了“愤怒”的声音。

        “咯咯咯……”这个时候已经从何言风的怀中挣脱出来了的阿依慕却是笑得花枝乱颤,她昂了昂下巴,声音傲娇地说道:“自然是油麦菜啊!”

        “你给我等着,晚上看我不好好收拾你!”何言风长长呼了口气,吐掉了菜叶子,而后不怀好意地威胁道。
 

        当天晚上,晚餐结束,何言风和阿依慕就出了温馨小筑,两人走到了沿潭公路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