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娇妻丁字裤 长腿架在肩膀上 冲刺

 时间:2022-02-19 15:09:46
    已经可以算是【归园田居】的固定节目——沿潭散步,开始了。

        两人没走几步,唐国重、汤洁、赵科以及孟颖四人就从不同方向汇聚了过来,都是刚刚在飞鸽上面约好的。

        “对了,何老师,我们的队歌,你有想法了没?”走了没几步,赵科突然从后面凑了过来,开口问道。

        何言风笑了笑,给了一个比较保守的答案,“想法,自然是有的,不过,也仅限于想法而已。”

        实际上,歌曲他都已经录制好了,只是这会儿,如果说出实情,太过匪夷所思了,所以他故意隐藏了一下。

        “那你可要快点了。今天白天,我问了问,球队队歌的评审,截止时间是四月一号。”赵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毕竟正式的邀歌文件才刚刚发出去,这会儿,能有个想法,就已经很不错了,不过他还是好意提醒了一句。

        “放心吧,肯定准时交稿。”何言风笑了笑,自信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保证道。

        “你们说的究竟是什么事情?”因为还没来得及和阿依慕说这事,所以,这会儿,女孩儿听的是云里雾里的,她颇为好奇,凑过来问道。

        “赵科的球队准备对外征集队歌,我了解到了这个消息,准备参加。”何言风没有任何隐瞒,直接言简意赅地解释道。

        本来,何言风是准备寻机会告诉女孩儿的,不过这两天,因为炫彩服饰的事情搅和,他都把这事给忘了。

        “那你可要加油哦。”女孩儿听了这话,嘻嘻一笑,眼中更是流露出一抹憧憬之色,“我希望,以后去球场看球的时候,听到的队歌是我老公的歌曲。”

        “你这给我的压力可不小。”何言风揉了揉脑门,故作苦恼地说道,只是他的嘴巴上说着有压力的话,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显得十分轻松。

        没办法,歌曲都已经完成了,怎么可能会有压力。现在,他就等时间差不多了,直接完成交稿。

        而且对于歌曲入围,乃至拿下最终的队歌资格,何言风还是挺有自信的。

        毕竟限制条件那么多,既要热血,要燃,要激励人心,还得契合足球项目,还得契合队名,能创作出符合要求的歌曲就已经很难得了,还要优秀,要质量上乘,就更加困难了,在这种情况下,何言风觉得,《乘风破浪》绝对会是最优选。

        至少也是之一。

        “对了,这周,节目组应该要给你们下发任务了吧?”没有继续刚刚的话题,何言风直接开口转移了聊天内容。

        没办法,刚刚的话题,如果继续下去的话,话题中心始终会在自己的身上,何言风不太喜欢这样的氛围。

        “任务卡都已经递到我们家家门口了。”赵科听了这话,无奈地撇了撇嘴,而后语气有些苦恼地说道。

        “是什么任务呀?”汤洁颇为好奇,开口问道。

        她记得,当初给他们下的任务是篝火晚宴;给何言风和阿依慕下的任务是邀请朋友做客。

        “与何老师他们的任务一样,也是邀请朋友来家里做客。”赵科瞥了何言风和阿依慕一眼,而后有气无力地说道。

        何言风听了这话,目光微微一凝。从节目组颁布的任务之中他大致洞悉了一个方向,或者说是一个目的。

        节目组准备把邀请朋友做客做成长线任务,估计是想把这些朋友当做是飞行嘉宾,增加节目的新鲜感。

        “干嘛这么颓丧?”唐国重倒是没有想那么多,他看到赵科露出一副沮丧的模样,忍不住疑惑地问道。

        “我认识的朋友都是体育圈子的。”赵科扫视了一眼在场所有人,而后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

        “体育圈的怎么了?”赵科的话让何言风也有些不解了。节目组可没有规定不能邀请体育圈的。

        “他们都没有什么综艺经验,我怕邀请他们过来,会闹出什么笑话,这样,反而不美。”赵科踟躇了一下,最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刚来我们归园田居的时候,你不是也没有什么综艺经验吗?”何言风听了这话,也没有多想,直接脱口而出道。

        说完,他立刻啧了啧嘴,这才发现不妥之处。这家伙,刚来的时候,不也闹了一个大笑话。

        “我不是也闹笑话了吗?”所幸赵科颇具自知之明,也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甚至还主动提起,自我吐槽了一句。

        “那也可以邀请颖子的朋友圈呀?”阿依慕见众人想起之前的事情,均是面露尴尬,于是立刻开口转移话题,提议道。

        “我可以尝试着去问一问。”孟颖听了阿依慕的提议,声音有些不确定地说道:“不过她们来不来我就不确定了。”

        “放心吧,现在距离周末还有几天时间呢,你们可以慢慢甄选。”唐国重也是适时地插了一句,同时巧妙地终结了这个话题。

        众人沿着苹果潭散步,没过多久,居然碰到了张老爷子和黄老太太两口子。

        “张爷爷,张奶奶,你们也出来散步呢。”看到两位老人家在散步,阿依慕立刻快步追了上去,同时微笑招呼道。

        “是啊,吃饱了饭,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出来溜达溜达。”老爷子面带微笑,回了一个招呼。

        “还真是巧呢!”唐国重和汤洁也从后面赶了上来,汤洁亦是开口招呼道。


 

        “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何言风缀行在阿依慕的身后,他扫视了一眼两老,而后立刻奉上一句好话。

        “那就借你们的吉言了。”老爷子爽然一笑,心情不错,收下了这句好话。

        他指了指前方的路,继续说道:“你们年轻人,走的快,先走吧,我们两个慢慢溜达。”

        “没事儿,一起走,人多热闹。”赵科和孟颖也跟了上来,赵前锋也没多想,直接开口回应了一句。

        “老爷子是觉得,我们打搅了您俩的独处吧?”何言风撇了撇嘴,露出一个搞怪的表情,同时开了个玩笑道。

        “我们都这个年纪了,不兴那套,倒是小何老师你,花花肠子就是多,难怪能追到木木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老爷子听了这话,只是呵呵一笑,他毫不在意,同时直接反将一军道。

        “全国人民都知道,我是被追的。”何言风听了老爷子的揶揄打趣,同样毫不在意,他厚着脸皮,大大咧咧地说道。

        “没羞没臊的。”阿依慕闻言,回想起当时在【怦然心动】时的情形,特别是那个劈叉吻,双颊便是一阵发烫,她没好气地白了何言风一眼。

        因为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只要是看过【怦然心动】的观众确实都知道,是阿依慕主动追的何言风。

        “哈哈哈……”众人看到他俩如同欢喜冤家一般互怼了起来,尽皆忍不住笑出了声。

        走了一会儿,众人即使刻意放慢了脚步,还是超过了两位老人家,何言风回头,看了看落在后面的张老爷子和黄老太太俩,而后声音颇为感慨地说道:“其实,我挺羡慕他们俩的。”

        “嗯?”阿依慕闻言,不明所以,对着何言风投过来一个询问的目光。

        好好的,干嘛说这样的话。

        何言风侧头看向女孩儿,他的脸上浮起一抹坏笑,而后蓦地压低声音,凑近问道:“阿姐老婆,你知道老婆为什么叫老婆吗?”

        阿依慕听了这话,沉默思索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表示不解。

        “老婆就是从月老到孟婆的意思。”何言风目光炽烈,看向女孩儿,语气肃然地解释道。

        “你羡慕他们可以在白发苍苍的年纪找到相守一生的人?”阿依慕立刻明白了何言风的言外之意,不过她却是摇了摇头,对此明显有别的理解,她认真严肃地说道:“我觉得,他们可能更羡慕我们,可以从青丝到白头,一路荣华,一路风雪!”

        女孩儿的话音刚刚落下,旁边,立刻响起了一道矫揉造作的声音,“我觉得,他们可能更羡慕我们,可以从青丝到白头,一路荣华,一路风雪!”

        循声望去,何言风看见,刚刚发声的不是别人,正是故意掐着嗓子在学阿依慕说话的赵科。

        阿依慕见此,双颊刷地变得通红,羞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明明已经故意压着嗓子在说话了,没想到,还是被赵科给听见了。

        见阿依慕露出窘迫的模样,赵科的脸上浮起一抹古怪的笑意,他继续开口揶揄道:“你们俩是不是要适可而止,就是散个步而已,没必要撒狗粮吧?”

        何言风倒是毫不在意,他厚着脸皮,一把抓起女孩儿的柔荑,还故意在她手背上亲了一下,而后挑衅地说道:“有本事你们也撒狗粮呀!”

        赵科听了何言风挑衅的话,侧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边的孟颖。

        他目光灼灼,仿佛盯上了猎物的豹子一般,看得孟颖一阵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