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精细描写 天气热妈妈没有穿

 时间:2022-02-19 15:10:59
       “明天见。”

        “早点休息。”

        “……”

        告别之后,两人没有再耽搁,径直往回走。

        刚刚回到客厅的时候,电话就打了进来,何言风看了看时间,刚好是八点,于是笑了笑,声音揶揄地说道:“踩着点来电话的。”

        阿依慕不知道何言风和罗书兰约定的时间,于是开口问道:“谁啊?”

        何言风并没有立刻接取,而是拿着手机,不慌不忙地解释道:“炫彩服饰的总经理,昨天晚上你接的那个罗书兰。”

        看到何言风如此不疾不徐的模样,即使知道他是什么目的,阿依慕还是忍不住催促了一句,“快点接吧,这件事情,早点了结,别再拖着了。”

        “好的。”何言风闻言,撇了撇嘴,而后方才悠哉悠哉地按下了接听键。

        “我先上去了。”看到何言风接起了电话,阿依慕没有留在原地听取通话的内容,而是指了指二楼,说道。

        主要是留在原地,也没什么好听的,针对炫彩服饰的处理方法,经过商议之后已经有了定论。

        刚刚溜达了一圈,虽然速度不快,不过阿依慕还是出了一点汗,还不如早点上去洗个澡。

        片刻后,二楼,主卧之中,何言风推门而入。

        他扫视一圈,而后在主卧的卫生间之中,隔着毛玻璃看到了一条朦朦胧胧的优美曲线。

        毫无疑问,此时此刻,在卫生间里面洗澡的人肯定就是阿依慕了。

        感觉到有人进入主卧之中,卫生间内,阿依慕随口问道:“这么快就聊完了?”

        何言风隔着毛玻璃,欣赏着朦胧却依旧优美的曲线,心不在焉地回应道:“既然已经有了决定,那不就是一句话告诉她的事情,也不需要耽搁什么时间。”

        回应一句之后,何言风下意识地扫视了一眼,本来,他以为,这次,估计和以前很多次一样,应该是没有戏的。

        不过当他视线扫过去的时候,却是看到,卫生间的门并没有关上只是带在那里,还留了一条缝隙。

        何言风见此,内心蓦地一颤。没想到,自己苦苦追寻不得的机会,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眼前。

        为了不打草惊蛇,引起女孩儿的警惕,何言风偷偷摸摸,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而后悄无声息溜到了卫生间的门口。

        在女孩儿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何言风一把推开了卫生间门,窜了进去,进入卫生间之后,他方才有恃无恐地说道:“你这故意留着的一条门缝是给我的吧?”

        “你……”阿依慕看到何言风窜了进来,蓦地愣了一下,脸颊瞬间升温,变得滚烫,待得反应过来之后,立刻用手挡住关键部位。

        做完这些后,阿依慕方才柳眉倒竖,急声呵斥道:“你出去,快点出去!”

        不过她的呵斥结合此时此刻的香·艳画面,不仅没有一点喝退效果,反而更像是一种诱惑。

        虽然已经结婚有一段时间了,不过两人同浴的次数还是屈指可数的,主要是阿依慕受不了这种在灯光下,毫无保留的坦诚相见,感觉浑身都被看了一个通透,一点遮掩都没有,很是羞耻。


 

        何言风根本没有在意女孩儿的呵斥,他一步步逼近,就像一个恶霸一般,准备欺负无助的弱女子。

        他走到女孩儿的身边,双手搭在她的双肩上面,厚着脸皮说道:“都老夫老妻了,害什么臊,你什么地方我没有见过。”

        说话间,他直接从卫生间的储物层板上按了一把沐浴露抹在手上。

        “来来来,我给你打沐浴露。”将抹了沐浴露的咸猪手往阿依慕的身上乱摸,何言风“好心好意”地说道。

        阿依慕知道,这次,自己肯定是躲不过去了,于是索性放弃了抵抗,任凭何言风施为。

        “哎呀,你别乱摸!”虽然放弃了抵抗,不过感觉到某人的咸猪手越来越过分,她还是忍不住埋汰了一句,“你给我打什么沐浴露呢,根本就是在借机揩油。”

        “我是真在帮你打沐浴露。”见女孩儿只是嘴巴上埋汰,并没有伸手制止自己的举动,何言风更加大胆了,一对咸猪手开始专挑滑腻的地方摸索。

        “那你的手怎么总是往那些地方摸?”阿依慕白了何言风一眼,而后开始认真洗澡,她知道,想要脱离这个境地,最好的方法就是尽快洗完澡。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有何言风在,这个澡,怎么可能那么早结束,只见他咧嘴一笑,没羞没臊地说道:“不是那些地方最容易藏污纳垢吗!”

        阿依慕听了这话,布满红霞的俏脸上面立刻浮起了一抹愠色,她看向何言风,而后声音埋怨道:“我哪里藏污纳垢了,你给我说清楚!”

        “我说错了,我老婆哪里都是香的,怎么可能藏污纳垢呢!”何言风嘿嘿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同时凑近鼻子,认真嗅了嗅,“来来来,让我闻闻。”

        “你个大流氓,大色·痞!”阿依慕羞恼不已,感受着何言风越来越放肆的动作,她的心开始慌了,因为她渐渐发现,自己的身体竟开始慢慢变得酥麻无力。

        阿依慕知道自己其实已经交待在了这个男人的手里,只要他一使用这招,自己就那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任他摆弄,同时心里还跟灌了蜜似的。

        她故意皱了皱鼻子,而后声音嫌弃地说道:“你晚上做了鱼,手上还有鱼腥味呢!”

        阿依慕不提这事还好,一提,何言风登时就想到了晚餐做饭时的情形,旋即他“气呼呼”地说道:“你不说,我还忘了,你这一说,倒是提醒我了,你个小娘皮,居然敢拿油麦菜戏弄我,看我怎么惩罚你。”

        说话间,何言风已经伸出了大手,直接拍在了女孩儿的某处挺翘地。

        “啪啪!”

        随着巴掌拍击臀·肉的声音响起,阿依慕感觉,一股电流瞬间游窜了全身,夺走了她所有的力气。

        如果不是靠着墙壁,阿依慕估计,自己这会儿应该已经瘫倒在了地上。

        “嗯!”阿依慕咬牙,轻吟了一声,不过她这努力克制的模样,更是激起了何言风的征服欲。

        女孩儿退到了墙角位置,她眼神迷离,仿佛覆盖上了一层水幕,她故意摆出可怜兮兮的模样,轻声问道:“这样的惩罚,够了吗?”

        何言风见此,眼中的火苗更盛了,他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

        阿依慕见何言风得寸进尺,根本没有“够了”的意思,故意勾引地笑了笑,问道:“那你还想怎样?”

        “我想吃了你!”何言风靠近,环住女孩儿的腰肢,凑到她的耳边,声音低沉,带着浓重的喘息声,不容置喙地说道,说罢,便是狠狠吻了下去……

        “呜呜呜……”

        五六分钟后,唇分,阿依慕的眼眸之中带着浓浓的情愫以及几分幽怨,她开口说道:“我觉得,再这样下去,这个澡,我们是洗不完了。”

        “洗不完就一直洗!”何言风听了这话,邪邪一笑,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而后再次黏了上去……
 

        第二天下午,课程结束之后,何言风和往常一样驾车来到了月玲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