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腿尤物呻吟欲仙欲死 湿漉漉的h

 时间:2022-02-19 15:15:00来源:
    “是啊!”常歌一边说一边把一杯水放在唐小川面前的茶几上,“孩子的年纪还小,西药要用到激素类药物,副作用大,医生给出的方案是中西医结合治疗方法,西药吃得少,但很贵!”

        “那效果怎么样呢?”唐小川问道。

        “孩子身体好了不少,病情也控制住了,暂时没有发现病情恶化的情况,医生说这个病很难根治!”

        唐小川问道:“孩子是多久转院的?”

        “已经大半年了,这个房子也租了五个多月了!”常歌一边跟唐小川说话,一边进了厨房准备做饭。

        唐小川起身走过去,“是给孩子做饭吗?”

        “对,我得把中午和晚饭做出来,孩子也有这么大了,我把饭热在保温盒里,到了晚上他自己会吃!”常歌一边说一边洗菜切菜。

        唐小川道:“我也忘了给孩子带饭了!”

        “没事,外面的餐馆酒店做的饭菜他吃不了,要少油少盐,很多调料都不能放,很多东西都不能吃!”

        “你现在就把孩子的晚饭都做好?”

        “是啊,我下午四点还要去送外卖,白天就在皇甫路的一家商场卖化妆品,听都没有听过的一个化妆品公司生产的,再怎么推销都没有几个人卖,所以我想着换一个工作,要不然负担不起孩子的医药费和我们娘俩的生活费!”

        这时外面的门被人敲响了,接紧着有一个女人在外面大喊:“小常,小常,你回来了吧?”

        唐小川扭头向门方向看了一下,常歌连忙把煤气灶关掉,一边走一边说:“好像是房东,我去开一下门!”

        唐小川转身跟过过去,这时常歌的儿子马涛已经垫着脚尖把门打开了,“房东阿姨,您来了?”

        “哎呀,小涛乖啊!”胖胖的女房东拍了拍孩子的头笑着说了一句,抬头看见常歌就说:“小常你在做饭啊,额······家里来客人了?”

        常歌连忙说:“对,这是我一个朋友!”

        “哦,小常,那个房······”

        常歌脸色一变,连忙说:“我们出去说吧!”说完就走了出去拉着房东下了楼梯。

        唐小川想了想,走到门外听见楼下女房东正跟常歌说着话。


 

        “小常啊,你看你什么时候把房子交了,已经拖了十天了!”

        常歌的声音传来:“房东,这个月我的钱都花在给孩子看病了,您看能不能再宽限我几天,我也不是好吃懒做的人,最多一个星期我就把房租交给您,帮帮忙!”

        唐小川听了这话只感觉自己鼻子一酸,他的初恋女孩,人生当中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如今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

        女房东叹息的声音传来:“哎,你这人也是可怜,孩子得了这种病,男人又不要你了,你还得拼命赚钱给孩子治病,就你孩子这个病,再多钱也经不起花啊,可怜呐!对了,刚才那男的是谁啊,我看他穿得挺周正的,一身的名牌货,你谈的男朋友?”

        常歌尴尬的笑了笑:“房东您说笑了,就我现在这个情况,就算我想,也没人接盘啊,这是我一个老乡,今天在街上碰到了!”

        “是这样啊,哎,行吧,这么长时间了,我也知道你是一个守信的人,就再宽限你一个星期,过了一个星期一定要交房租,要不然我也没办法!”

        “谢谢,谢谢,我过一个星期一定把房租交上!”

        “那行,你回屋吧,我也回了!”

        听见上楼的脚步声,唐小川转身走回了屋里来到客厅坐到了沙发上,摸着孩子的头问:“涛涛,你一个人在家闷不闷?”

        “有一点,不过我闷的时候就看电视和往玩具,不过妈妈说不可以一直看电视!”孩子一边说一边玩积木。

        这时常歌推门进门了,唐小川扭头看过去,常歌笑着说:“房东来收水电煤气费的!”

        “哦?房东没住这里吗?”

        “就住在二楼201”

        唐小川没有拆穿,摸着马涛的脑袋说:“孩子一天到晚呆在家里也不行,得送他去幼儿园,孩子长期不接触同龄人是不行的,这是个大事,这个事我来想办法!”

        说着拿出手机打开定位和地图,搜索附近的幼儿园,发现距离这里最近的一家幼儿园都有好几公里,是一家公立幼儿园,不过距离这里五公里的位置有一家飞天科技教育集团旗下的一家幼儿园。

        “附近的公立幼儿园进不去吗?”唐小川问道。

        常歌摇头:“外地户口的进不了!”

        “距离这里有五公里的,大石桥幼儿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