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不拔出来h文 好爽好爽我还要快点

 时间:2022-02-19 15:17:26来源:
     两人走过来,园长就问:“马涛妈妈,感觉园内怎么样啊?把孩子放在这里放心吗?”

        常歌连忙说:“放心,肯定放心,以后还要麻烦园长和老师们费心了!”

        “这是必须的!”园长笑着说了一句,就说:“刚才我也听唐先生说了马涛的情况,我看这样,把孩子安排在中五班,中班的杨老师比较细心,性格温和,做事不紧不慢,对孩子们很有耐心!”

        常歌连忙说:“那就听园长安排!”

        “那行,马涛妈妈就跟我去办手续,等办完入园手续就带孩子进班见老师!”

        “好,好,麻烦园长了!”

        这时唐小川的手机响了,“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说完拿着手机转身接电话。

        常歌跟着园长来到办公室,园长对财务人员说道:“小张,来给这个孩子办入园手续,按照集团员工子女的待遇免赞助费,这个孩子的情况有些特殊,把保教费也免了,只收伙食费和被服费吧!”

        “好的!”

        财务小张答应后,对常歌说:“一学期伙食费600,外加被服费300,一共900!还有校服费200,这个先不用交,等下个月校服到了再交!”

        常歌刚才心里一直很忐忑,她手上根本就没钱,账号里也还有一千块钱了,要不然不会连1500的房租都交不起,正准备想跟园长说能不能过几天再交学费,没想到园长却直接把孩子的保教费和赞助费都面了,只收900块,这让她松了一口气,但她很快反应过来,校长之所以这么说,肯定是唐小川交代了,或者园长是看在唐小川的面子上才这么做的。

        从幼儿园出来,唐小川抬手看了看手表,一边开车一边对常歌说:“我们集团前段时间收购了几家私立医院,最近聘请了不少国内外知名专家,下个星期二的上午,有一个京城来的著名老中医来星空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坐诊,这老中医是肾病方面的权威专家,你如果愿意的话,我带你找他给孩子看看!”

        常歌有些迟疑,“靠谱吗?”

        唐小川忍不住笑了:“看你这话说的,如果不是著名老中医,我们医院怎么会花重金请过来坐诊?老人家年纪大了,平时一般都只给上头的领导看病的,一般人哪里请得动,我们医院还是托人好话说了一箩筐才好不容易把人请过来,每个星期只有星期二这一天,现在很多人想挂号都挂不到,黄牛票都炒到两千块一个号了!”

        “是吗?那行,那就拜托你了!”

        “行,这事我来安排,你星期二等我电话,腾出时间来!”

        “好,好!”

        这时常歌的电话响了,她掏出手机接通道:“喂,你好!”

        “你好,是常歌吗?”

        “啊,对,是我!”

        “我是戴司雅公司人力资源部吴明华,常小姐,我代表公司正式通知您,您通过了我们公司的第一轮面试,请您明天上午九点来我司进行复试!”

        “好好的,谢谢!”

        挂了电话后,常歌不由看向唐小川。

        正在开车的唐小川感觉到她的目光,“怎么啦?”

        “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你上午是去戴司雅公司求职?”唐小川问道。

        常歌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他们通知我,让我明天上午去参加复试,是不是你打了招呼?”

        唐小川摇头:“没有,我要是打了招呼,你接到的通知就不是去参加复试,而是直接去办理入职手续了!”

        常歌一听觉得也是。

        唐小川说道:“我说,你这样一个人带孩子太辛苦了,既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如果孩子身体健康倒也没什么,关键是孩子生病了,你花在孩子身上的时间太多,这样就大大压缩了你的工作和休息时间,我觉得你这样下去不行,身体会拖垮的!”

        常歌满脸的苦涩,“我能有什么办法,现在能活下去就不错了!”

        “你爸妈现在在干什么?能不能让他们帮忙带一带孩子?”唐小川问道。

        常歌叹道:“我爸妈今年也才五十多岁,要退休的话也还要几年,我曾经也想过让他们其中一个过来帮我带一带孩子,可······我弟弟还没有结婚,他们也面临娶儿媳妇的压力,让他们提前退休给我来带孩子,我也开不了这个口,如果我收入高也就算了,可以给他们开一份工资,可我现在这样······”

        唐小川只好安慰道:“别着急,慢慢会好的!”

        第二天常歌赶到戴司雅公司参加了复试,面试官问了一些营销方面的问题,她对答如流,毕竟有过这方面的工作经验。

        又过了一天,这天下午常歌接到了戴司雅公司的正式通知,她被录用了,听到戴司雅公司人力资源部的工作人员的通知时,她激动得快要哭了。

        作为国内化妆品界的龙头企业,在国际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戴司雅化妆品制造公司的office是很难拿到手的,很多干过销售的,特别是在化妆品行业干过销售的人都想进这家企业。

        挂断电话后,常歌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她甚至在想,她被录用是否有唐小川打招呼的原因,但不管如何,她太需要这份工作了,在戴司雅公司工作与在其他化妆品公司做销售的待遇和收入是截然不同的,她在这个行业做了这么久,早就知道得清清楚楚。

        “叮铃铃······”电话又响了。

        常歌拿起手机一看,是唐小川打来的,这让她不得不怀疑她被录取是唐小川的意思,接通电话后,就听见唐小川的声音:“老中医程楚生那边我已经打好了招呼,明天早上他会提前十分钟到,因为之前他的号都已经挂完了,我们只能提前去,要在六点五十之前赶到,你把时间安排好,给自己和孩子请好假,明天我七点钟之前赶到你那楼下!”


 

        “好,那······要不要把从前的检查结果带过去?”常歌问道。

        唐小川想了想说:“带上吧,反正没什么坏处,如果医生要看而你又没带过去,不是耽误工夫吗?”

        “好,行!”

        “那就这样吧!”

        这天唐小川起得比以往都要早一个钟头,正在熟睡中的关靖雯被吵醒了,迷迷糊糊的问:“怎么起这么早?”

        “今天我要去医院那边看看,要起早一点,你继续睡吧,我先去锻炼了!”

        锻炼完毕,洗漱之后唐小川就带着战哥和武哥出了门。

        六点四十五分刚打了常歌租房楼下,母子俩已经在下面等着了。

        “上车!”

        等两人上车后,唐小川一边开车一边问:“等了很久了吧?”

        “没有,我们也刚下楼!”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街道上,唐小川问道:“吃早饭了没有?”

        常歌说道:“没有,我担心要做检查,有些项目做检查之前不能进食”。

        “这是看中医,又不是见西医大夫,做什么检查?”唐小川说了一句,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家早餐铺子,开车过去在路边停下,然后对常歌说:“我也没吃早饭,你们等我一下,我去买一些早餐过来!”

        常歌还没来得及说话,唐小川就已经推开车门下了车,他很快就买回来一些早点。

        “随便吃点吧!”唐小川把包装袋递过去,然后开始开车。

        常歌给孩子拿了一碗稀饭和一个荞麦馒头,问唐小川:“你吃什么?”

        “你给我拿两个肉包子就行了!”

        唐小川一边吃包子一边开车,常歌也拿了一个包子啃着,让儿子慢点吃,别洒出来把车弄脏了。

        街上的车很多,有些堵,但唐小川开始在七点四十五分的时候把车开到了医院。

        “来,叔叔背你!”等从停车场下车时,唐小川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已经很赶了,连忙背起孩子就加快脚步。

        常歌立即快步跟上。

        唐小川背着孩子一边快步走一边说:“老中医的谱摆得很大,我想请他专门出诊一趟,他都不肯,好说歹说才同意提前十分钟赶到医院,所以我们只有十分钟的时间,一分都不能耽搁,只能我们等他,不能让他等我们,否则等他脾气上来了,谁的面子都不给!”

        “这一次看了之后,下个星期我给医院打个招呼,让他们专门给你留一个专家号!”

        两人急赶忙赶,在七点四十八分赶到了院长办公室等着,这是老中医程楚生专门交代的,插队不能当着已经挂号的病人们的面,尽管他自己提前十分钟到也不行,所以给孩子看病要另外找地方,所以就约定在院长办公室。

        “唐先生!”院长看见唐小川背着孩子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女人,连忙起身把二人迎进去。

        院长助理连忙给两个大人和一个小孩送来了三杯水。

        院长心里在想,这个女人和孩子跟唐小川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这孩子是唐小川的非婚生子,这个女人是他的外室?可看拿孩子的长相跟唐小川似乎没有半点相似之处啊!

        看来八卦之心人皆有之。

        这时,一个胡子花白,穿着唐装的老人拄着拐杖走了进来,身边还跟着一对年轻男女。